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百科 > 正文

这张老脸 (这张老脸连自己都会觉得嫌弃)

 这张老脸 (这张老脸连自己都会觉得嫌弃)

本文作者:走寻转载请注明出处他是青帮大佬,中国第一帮主,他在上海,吐口唾沫能入地三尺,他若咳嗽一声,八国租界全染感冒,他要跺跺脚,黑白两道上下乱颤,他放个屁,沿江八百里...

本文作者:走寻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他是青帮大佬,中国第一帮主,他在上海,吐口唾沫能入地三尺,他若咳嗽一声,八国租界全染感冒,他要跺跺脚,黑白两道上下乱颤,他放个屁,沿江八百里尽是雾霾,然而,他却是帮派里的圣人,谈起他,总有无限话题。

杜月笙,民国上海青帮大佬,堪称“中国第一帮主”。游刃于商界、军界与政界,门徒众多,名号响亮,黄浦江岸无人能及,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工人尊其为财神,乞丐奉其为菩萨,洋人称其为金刚。他在上海吐口唾沫能入地三尺,咳嗽一声八国租界全染感冒,跺跺脚黑白两道上下乱颤,放个屁沿江八百里尽是雾霾。只要杜月笙在二指宽的纸条上写上俩仨字,准让你走遍中国畅通无阻,无论你运的是黄金还是鸦片。

他并非青面獠牙、嘴咧如瓢,若见此人,异常斯文,一举一动如同书生。无论何时何地,前有洋人威胁,后又帮派厮杀,亦从未在门徒与民众面前有过过激言语,失态举动。

他注重仪表,四季长衫,见人拱手,言语谦和。无论天气多热,总是脖扣紧系、衣冠整肃,要求徒众亦是如此,从未有门徒坦胸露乳,散发赤膊出入杜门。

 这张老脸 (这张老脸连自己都会觉得嫌弃)

他重视文化,喜好读书,熟知历史。童年时一月学费不过五角钱,却因家中贫穷,读书不过半年,难以交齐学费,只好辍学。在其成名之后,研究史书,学习礼仪,门厅高悬一联,上有八字“友天下士,读古人书”。他勤练书法,隶楷行草样样能写,每次签名如举人应试,馆阁正体。

他广结名流,推崇文人,尊重贤者。诸多民国文化界风云人物皆与其为友,章太炎、章士钊称其为友,蔡元培、胡适之赞其为朋。杨度、陈群、宋子本更是关系极好,就连名震一时的教育大家黄炎培与他也是互称兄弟。

他重视子女教育,严格要求学业。膝下八子三女,各个素养良好,商界政界皆有名望。幼子杜维善,更是“丝绸之路”中亚古钱币研究及收藏大家。

 这张老脸 (这张老脸连自己都会觉得嫌弃)

他热衷艺术,尊重艺人。梨园中人,有名无位,她却与其众多名角关系密切,余叔岩、马连良、周信芳都曾受过他的资助与保护。至于孟小冬跟随与他度过余生,更无半点逼迫,皆由真情所至。曲艺为收生之人,每到一处,为求顺当,必拜当地强龙,多是迫不得已。但梨园行拜他,早已脱离拜码头之原意,即使不拜,也断然不会担心砸场踢馆。拜门之意,既有讨好,也有交情,更多是钦佩。

他爱国抗日,筹资捐钱。日军侵华,他组建抗敌后援会,自任主席,仅月余筹款150万银元,为抗日战士购买军粮兵器及行军用品,全力支持前方抗战。他还将鞋帽衣物、通讯器材、装甲卡车,赠送中共将领。有始有终,坚持到底。

这就是他,从一个浦东游民而成一代枭雄的黑帮老大,而又与众不同极富传奇色彩的杜月笙。

处世之道在于诚

杜月笙少时清贫,19岁进入已成青帮大佬的黄金荣府中打杂。黄金荣娶了从良的烟花女子林桂生为正房,是个聪明能干的角色,是丈夫的军师加助手,黄府上下全是她来打理。年轻的杜月笙是林桂生身边的小杂役,如《三毛从军记》中牛师长手下的“小把戏”三毛,林桂生年长杜四岁,杜称她“阿桂姐”。

一次,林桂生染病,杜月笙数日不解衣带身旁侍候,随叫随到,如亲子弟一般。林桂生看他忠实能干,相貌又合自己的拍,心生喜爱,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感。

半月之后,林桂生病愈,照常料理日常事物,正值黄金荣不在家。忽有门徒急报:“大事不好,三箱烟土被一名刚入伙的小子拐跑了。”林桂生大惊,这还得了,但身边有能力有威望的弟兄全部跟丈夫在外,谁能担此重任呢。林桂生急得顿足捶胸,无计可施。

正此时,年轻的侍从杜月笙站了出来:“阿桂姐勿忧,我去追回!”林桂生还在犹豫,这小杜只带了四个打杂伙计,已冲出府门。杜月笙心想“要是拐卖烟土,一定先寻求租界保护,再转手出售,黄老板在法租界有根基,那是我们的地盘,他肯定会先去英租借中转,不用迟疑,直奔那里抄他后路。”众人不解,怎么就能认定在那里呢,“事不宜迟,想得越多胜算越小,我已经料定,擒他个小瘪三。”杜月笙信心坚定。

只半天时间,三箱烟土一两不少,如数带回。林桂生一看,难以置信,这小子不光忠诚勤快,还有谋略有胆识,一定要提拔他,给他更重要的差事。

未及一年,杜月笙在黄府越来越红,逐渐成为了在林桂生之下的次席大管家。从此,杜月笙的青帮登峰之路越来越顺畅,黄林夫妇器重他,门徒兄弟听命他。

后来杜月笙的子女问他是如何在20岁就进入黄府“权力中心”的,杜月笙说:“我的处世之道,尽在一个诚字。但要行事果断,且抓住时机,充分展现诚之所在。”

有胆识,有智慧,有格局

1910年,上海自称为“天字辈”的青帮老大黄金荣为手下徒众打赏。年仅23岁“通”字辈门徒杜月笙办事得力、忠诚有为,得赏金3000大洋。黄金荣说:“在上海买一座大宅,娶两房姨太太,这些钱也够用,不过,是嫖是赌,看你如何分配了。”

杜月笙作揖领赏,摆渡至陆家嘴金桥,把所有赏钱一文不留全部分给手下弟兄。“我杜某乃一凡夫,承蒙诸位相助,方有今日,钱虽不多,兄弟共享。”

后黄金荣得知,大惊,“小儿如此大志,恐十年之后,上海滩只知有他,不知有我了。”果然,他预测的没错,杜月笙在三十岁之时已经威震上海滩,和黄金荣平起平坐了。

青帮三巨头

杜月笙说“人活在世上要靠两样东西,胆识和智慧。做大事要能力大,做大哥要格局大。”正是因为能力与格局并存,他才聚集了顾嘉棠、高鑫宝等一帮替他卖命的生死弟兄。

做人做事刀切豆腐两面光

1930年,法商水电公司上海总部,电死了三名员工,公司一分钱不给赔偿,随即引起了大罢工,法租界停水停电,影响面非常之大。幕后指策划人就是杜月笙,“洋鬼子占着咱们地,赚着咱们钱,还不把工人当人,汪主席不管(汪精卫),我受不了这个,得给洋老爷们添点彩。”

罢工持续数天,法商董事局老总阿方斯控制不住局面,就找到当时权势已如日中天的杜月笙调节。“杜先生振臂一呼,这些叫花子肯定就散了,您帮帮忙吧,必有重谢。”杜月笙深施一礼,拱手说:“杜某人声望不够,可担不起如此重任。”

阿方斯没有办法,只得花重金找到上海市长吴铁城说情,吴铁城拿出贿金三分之二来拜会杜月笙:“别闹太大,给个教训就行了,这些钱您给弟兄们买两碗酒喝。”杜月笙抱了一下拳:“市长既然说了,那不能不给面子,那杜某人就豁出去一把,钱您拿走,心意我领了。”

吴市长刚走,杜月笙随即给法董局老总阿方斯打了一个电话:“我这张老脸工人们还算认,只是他们要求死的三名工人,每人补偿50银元安顿后事,所有工人再加薪一倍。不然很难控制事态发展。”阿方斯考虑再三:“补偿可给,但薪金只能增加七成。”杜月笙在电话那头表示为难,但最终还是答应了。

杜月笙召集罢工领袖,问候他们,说他们干得不错,“大家该散了,死者补钱,你们加薪,想要多少,都说说。”有的说要加三成,有的说要加四成,更有胆大的说要加一半。杜月笙一抱拳:“兄弟们不容易,杜某人没本事,没能让大家工资翻倍,只能给兄弟们加七成,对不住大家了。”瞬时,全场高呼,满堂华彩!

杜月笙之所以在上海呼风唤雨,秘诀诸多,这是其一。“只有杯中酒常满,桌上方能无虚席,我杜某人不杀富济贫,也不坑害贫贱民众,但做人做事要刀切豆腐两面光。”

知恩要图报,落井不下石

杜月笙15岁时从浦东高桥镇流浪至上海滩,为了维持生计,在水果店中当伙计给客人削梨(在发迹以后,与门徒一起之时,常有人开玩笑让他露一手。他都是挽袖操刀,从不回避,成为江湖上的美谈)。后经人介绍,拜陈世昌为“老头子”,正式成为青帮一员。

但陈世昌资历差,辈分低,杜月笙跟随他的那两年,没有得到任何好处,甚至还干过苦力,帮他伺候高辈分门人。但杜月笙成名之后,却是以养父之礼将他奉养起来,好吃好喝,还雇了丫鬟婆子、仆人老妈专门服侍。

陈世昌有一子,甚是不成器,办钱庄,开妓院,却亏得血本无归,败得一塌糊涂。债主紧逼,扬言要剁手跺脚。陈世昌无奈,只好请杜月笙出面解危救难。杜月笙毫无二话,当天即派门徒送去30000块银元,并带给陈世昌一张纸条,上有四字“勿放心上”。

然而,未出三月,陈之子败光所有,一文未剩。债主又是追债,杜月笙得知之后,未等陈世昌二次开口,即再次派人送去20000银元,终于解除了危难。陈世昌感动的无可无不可,不知如何是好,杜月笙给他打电话:“钱财身外之物,不劳挂心,令郎无事即好。”

林桂生年轻时倍受黄金荣宠爱,不料后来黄金荣喜新厌旧,看上了戏子露兰春,将林桂生无情抛弃。林桂生从此生活清苦,而杜月笙一生感激这位有过知遇之恩的阿桂姐,便专为其置办宅院,将其以长辈之礼供养,待之甚善,见面亦是称“阿桂姐”。

黄金荣与卢筱嘉争夺戏子露兰春,并将其怒打,这卢筱嘉乃浙江督军卢永祥之子。结果被下入大牢,并判处极刑。若黄金荣一死,杜月笙便为上海滩青帮第一帮主,然而,他却并未落井下石。他让卢督军占了自己公司部分干股,又补了10万银元,救出了黄金荣。

此三事,让身边铁杆门徒大为不解,“大哥为何如此慷慨?管是人情,不管是本分,纵然救济,也不至于此。”杜月笙回答说:“知恩要图报,落井不下石,锦上添花他人做,我只雪中送炭。”对的,这也是他的做人信条。

嫁人就嫁杜月笙

“世无龙凤倒呈祥,奈何痴情系伶王;命运相左朱颜逝,谁人知我是冬皇?”这首诗是9年前,看完陈凯歌导演的电影《梅兰芳》时有感而写,意为孟小冬抱不平。

上世纪二十年代末,京剧盛行,梅兰芳红得发紫,被称伶界大王,然孟小冬更是被奉为一代冬皇。梅兰芳多少有用欺骗之术,娶了孟小冬做三房,未想结婚后受到夫人福芝芳多次凌辱。内心挣扎数年后,最终选择离开。

后来,密友姚玉兰牵线,孟小冬奔赴上海,跟了杜月笙。杜仰慕孟早已多年,但从未用强,直到孟小冬来至身边。杜月笙百般疼爱,并请来京剧泰斗余叔岩收其为徒,让孟小冬如愿以偿。

1950年,上海解放后青帮解散,已迁居香港的杜月笙势衰,准备全家去往美国。掐指一算,需办27张护照,这时,少有言语的孟小冬在身边说:“我若去,算是丫头呢还是女友呢?”身边人未明其意,杜月笙却深知其理,说:“护照之事暂停,我先与阿东把婚事办了。”

于是,孟小冬成了杜月笙名副其实的五姨太。杜月笙五房姨太太,皆为名旦名媛,但无一是威逼利诱所得,皆是真情所动,甘愿随他,她们为何如此?“打什么都别打女人,伤什么都别伤女人的心。”此话杜月笙曾不止一次说。故,女人们说:嫁人就嫁杜月笙。

借出的钱,实为人情

1951年8月1日,杜月笙病危,他叫来子女,让从人在床下拉出一个保险箱。箱中装有大量欠条,最少的是500美元,最多的有100根金条。杜月笙拾一张,看一眼,撕成碎片。子女震惊,“父亲为何如此?”杜月笙缓缓说:“借出的,表面是钱,实为人情;感恩的,会永记杜家之德,负义的,你等要债,恐带来牢狱之灾。”这真是他的大智慧。

杜月笙,黑社会头目,青帮老大。但我们谈论他时,总感觉似哲人一般,真想穿越至那时,拜在其门下,学其为人之术……

本文作者:走寻

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