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疫情动态 > 正文

北欧疫情最新动态 (最新疫情)

 北欧疫情最新动态 (最新疫情)

要有的放矢有效应对全球性问题的挑战,首先需要深刻认识和把握所面临的主要全球性问题及其发展趋势文/陈须隆当前,世界面临的全球性问题不仅种类繁多而且变化多端。要有的放矢有效...

要有的放矢有效应对全球性问题的挑战,首先需要深刻认识和把握所面临的主要全球性问题及其发展趋势

文/陈须隆

当前,世界面临的全球性问题不仅种类繁多而且变化多端。要有的放矢有效应对全球性问题的挑战,首先需要深刻认识和把握所面临的主要全球性问题及其发展趋势。

一、人口问题。人口问题已成为一个日益严重的全球性问题。它不仅加重了环境和资源问题,也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而且与资源和环境问题交织在一起,对世界可持续安全与可持续发展均产生巨大影响。

人口问题主要表现为两大问题,首先是人口数量增长过快。据联合国权威机构公布的最新数据,预计全球人口将由2015年的73亿增加到2023年81亿和2050的96亿;全球人口最终能稳定在105亿或110亿左右。全球人口的高速增长,导致了全球性的生态破坏、环境污染和资源短缺等严重问题。发展中国家问题尤其严重,可能会引起空前的危机。

其次是人口老龄化。联合国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全球人口中有5亿多人年龄在60岁或以上(占全球总人口近8%)。发展中国家以欧洲和中亚地区的老年人口比例最高,占总人口的11.4%。人口老龄化给世界各国的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等方面的发展带来了深刻影响,庞大老年群体的养老、医疗、社会服务等方面需求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对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发展中国家而言,“未富先老”构成空前严峻的挑战。

二、环境问题。环境问题主要包括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等方面。目前人类主要面临十大全球环境问题:全球气候变暖、臭氧层的耗损与破坏、酸雨蔓延、生物多样性减少、森林锐减、土地荒漠化、大气污染、水污染、海洋污染和危险性废物越境转移。

进入21世纪以来,气候变化问题愈发突出。受气候变化影响,全球极端天气灾害频发,给有关国家经济和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气候变化导致海平面持续上升,一些小岛屿国家的生存和发展面临直接威胁。气候变化还可能通过影响粮食、水资源等战略资源的供应与再分配,引发社会动荡甚至国际冲突。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发布的《2014年人类发展报告》指出,如果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的措施被延迟或减排力度不大,那么气候变化的影响将日益严重。

三、资源问题。全球性资源问题日益凸显。世界自然保护基金会2002年发表报告《活着的地球》指出,由于目前人类对自然资源的利用超出其更新能力到20%,如果各国政府再不进行干预,2030年后人类的整体生活水平将会下降。报告揭示,由于人类的过度消耗,在过去的30年间地球上的生物种类减少35%,其中淡水生物减少了54%;海洋生物种类减少35%;树木种类减少15%。

资源问题主要表现是:世界森林衰退问题严重,据绿色和平组织估计,近100年来,全世界的原始森林有80%遭到破坏;土壤退化问题不容乐观,土壤退化导致世界人均耕地面积减少,据联合国统计,1975年至2000年世界人均耕地面积大约减少一半;水资源问题日趋严峻。水资源短缺和水污染,已成为当代世界最严重和最重大的资源环境问题之一,也是未来人类将面临的最为严峻的挑战之一。联合国在发布2015年《世界水资源开发报告》时指出,从目前的走势来看,到了2030年,世界各地面对的“全球水亏缺”,即对水的需求和补水之间的差距,可能高达40%。

四、金融问题。在过去几十年间,越来越严重、越来越频繁的金融危机让全世界苦不堪言。这些金融危机能够迅速蔓延到其他经济部门,并导致全球经济局势扑朔迷离,人们的生活受到影响,社会稳定遭到破坏。最近的一次危机导致全球失业人数在2007到2009年间增加了近3000万,而且据估计,目前的失业人数仍远远超过危机发生前的水平。经济冲击可能带来长期的不利后果,尤其是当冲击引发了低人类发展水平和冲突的恶性循环时。

金融冲击(例如银行业危机)是人类发展指数放缓最有可能的诱因。在国际资本流动性较高的时期,受到银行业危机影响的国家似乎更多一些。在资本管制盛行的1950到1980年间,几乎没有几个国家发生银行业危机。但在资本流动自由化和金融市场进一步整合之后,银行业危机的发生次数便急剧增加。20世纪90年代初的北欧银行业危机、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和最近的全球金融危机表明,这种金融不稳定正在日益加剧。

五、政治问题。全球政治正面临一些严峻的挑战,如果处理不好,必将影响世界和平、发展与合作大局。

首先是国际秩序与体系变革问题。伴随着国际力量对比的“南升北降”和全球经济与战略重心的东移,国际权势重构中的失势与增势失序与增序并存,秩序之争加剧,变革呼声高涨。

 北欧疫情最新动态 (最新疫情)

联合国改革、尤其是安理会改革成为全球性热门议题,将对世界格局与秩序产生重大影响。最为引人注目的安理会改革问题仍然泥足深陷,僵局难破,激化了国际关系的结构性矛盾。

在国际权势重构和国际体系变革背景下,南北关系与南南合作的全球意义上升。妥处南北关系,聚同化异,避免制造新的分裂线和二元对立结构至关重要。南北关系应更具包容性,应更多考虑三方合作。南南合作的加强将有利于推进南北关系,但不能取代南北合作的主渠道作用。

从全球看,霸权主义与强权政治思维仍在作祟。地缘政治回归、颜色革命蔓延、人权问题政治化等无不与此有关。其将严重阻碍对全球性问题的合作应对。

民族分离主义仍是当今世界最严重的民族问题。一个值得注意的动向是,当今世界的民族分离主义势力越来越多地利用国际形势于己有利的变化,力求扩大原有事态,谋求国际支持和干预,促使其要求国际化。

“保护的责任”问题引发政治争议。反对者担心西方国家以此为借口,大肆行使“新干涉主义”,违背不干涉内政原则,侵害发展中国家的主权与安全。支持者则认为应将“保护的责任”拓展至人类发展的各个领域。

不平等威胁政治稳定与人类发展。全球最富有的85位富豪所拥有的财富与最贫穷的35亿人口的财富总额相当。不平等是人类发展的一个严重威胁,如果不平等指数超过某个特定阈值,便会危害到发展、减贫以及社会和政治管理的质量。高度不平等还会削弱共同的理想信念,并助长有影响力的群体的寻租行为。

六、恐怖主义问题。恐怖主义成为全球公敌。恐怖主义不仅是“20世纪的政治瘟疫”,更是21世纪世界安全的头等大事。国际社会在反恐领域不断加大投入,共识日益增多,合作日趋深入,取得了不少积极进展。但是,恐怖主义滋生的土壤并未铲除,国际社会面临的恐怖威胁远未消除,国际反恐形势仍然十分严峻。

国际恐怖主义正向全球化、长期化、高技术化方向发展。非洲继中东之后成为恐怖主义活动高发区,欧美国家本土恐怖主义威胁上升,一些新兴市场国家成为国际恐怖主义目标。恐怖组织把互联网作为开展恐怖活动的关键工具,网络恐怖主义成为世界新威胁。极端伊斯兰势力对欧美的暴恐袭击,加剧了伊斯兰教和西方文明的冲突,引发西方强烈反击,报复与反报复轮番上演。

七、核安全问题。其既包括传统安全领域的核战争威胁与军备控制问题,也包括非传统安全领域的“核安全”与“核安保”问题。

总体看,核武器的扩散趋势难以遏制,呈现扩散趋势,加之国际恐怖主义活动加剧,消除核武器的威胁并没有绝对可靠的保障。核技术、核材料、核武器、弹道导弹及技术向某些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的扩散可能加速。

“核安全”和“核安保”问题凸显。“核安全”指的是核能利用安全。“核安保”指的是核材料和核设施的安全保卫,防止人为偷盗运输高浓缩铀等核材料。一些恐怖分子寻求获得核武器,核材料的走私和扩散日益严重,核恐怖主义问题已经提上国际合作的议事日程。

八、能源安全问题。能源安全已成为影响各国可持续发展及世界和平稳定的战略性问题。能源安全包括能源的供给安全、价格安全、运输安全和能源消费的环境安全等。受诸多因素的影响,全球能源安全的脆弱性十分明显。加快能源研究的步伐,加强全球能源治理,已成为摆在国际社会面前重要课题。当前,全球能源版图出现重大变化,页岩气等非常规油气开采技术异军突起,使美国和西半球成为重要能源供应地。发展中国家缺乏能源定价权,确保能源长期稳定供应面临严峻挑战。

九、网络安全问题。网络安全问题已成为各国普遍面临的综合性安全挑战。网络安全涉及网络信息安全和网络设施安全等。当前,随着网络技术和物联网的发展,国家经济社会生活对网络的依赖日益加深,网络安全直接关系国计民生和国家稳定。一些网络技术发达的国家已着手酝酿“先发制人”网络打击政策,网络军事化趋势有所抬头。2013年发生的“斯诺登事件”就是美国政府对全球进行大规模网络监视和攻击的例证。

 北欧疫情最新动态 (最新疫情)

十、粮食安全问题。世界粮食安全面临越来越多的非传统挑战和日趋复杂的形势,极端天气、用粮食生产生物燃料、国际游资炒作、有关国家囤积性采购,都是导致粮食短缺和国际粮价上涨的重要因素。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过后,粮食价格骤升和经济衰退延缓了消除世界饥饿的步伐。根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发布的报告,在2011~2013年期间,大约8.42亿,即世界八分之一的人口长期得不到维持健康生活所需要的基本食物。同时,粮食价格波动对粮食安全和人类发展的威胁越来越大。由于越来越频繁的极端天气事件、农产品市场的金融化和汇率波动等因素,未来粮价可能会更不稳定。近期的粮食价格走势表明,未来将是粮食大国的天下,而非武器大国的天下。

十一、毒品泛滥问题。世界毒品形势严峻,并出现一些新的动向,其中最突出的是:全球黑社会组织与毒品集团正以不同形式联手,成为威胁全球的不安定因素;麻醉品渐呈多样化,各种“软毒品”成为毒品消费市场上的“新宠”。据估计,全球吸毒人数以每年3%~4%的速度增长;而吸用人工合成毒品的人数增长最快。毒品的生产、加工、贩卖和消费已形成一个盘根错节的国际性网络。据联合国禁毒署统计,全世界每年非法洗钱的数额高达1万亿至3万亿美元;其中,每年有3000亿到5000亿美元的黑钱通过一些世界金融中心被合法化。

十二、移民(难民)潮问题。伴随着商品、服务和投资在全世界流动,人们也以创纪录的数量跨越国界。由于发展中国家人口的爆炸式增长和发达国家人口的老龄化,大批移民从发展中国家涌向欧美等西方国家。联合国《2014年人类发展报告》数据显示,国际移民占全球人口的3%以上。此外,地区性冲突不断和自然灾害频仍,导致难民人数急剧增加。随着移民(难民)的数量增多,移民(难民)接收国频频发生城市地区的种族冲突和增加劳动力市场的压力,因而导致一些国家加强对移民的限制。针对发达国家的限制移民(难民)流入的措施,偷渡现象层出不穷,从而引起有关国家之间对外关系的紧张和人道主义的谴责。

十三、卫生问题。全球公共卫生问题凸显。除了艾滋病等继续蔓延外,禽流感、埃博拉疫情、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等传染性疾病接踵而至,既引起了世界性恐慌,也影响到社会稳定与经济增长。埃博拉疫情还暴露了非洲国家以及发展中国家公共卫生建设滞后,亟需推进能力和机制建设。国际社会应及时伸出援手。

十四、贫困问题。在104个发展中国家中,有12亿人口的日平均收入不超过1.25美元。如果按照多维贫困指数(MPI)来衡量,估计在91个发展中国家有15亿多维贫困人口。多维贫困指数在2010年人类发展报告中首次提出,用于衡量人类发展指数的三个维度(健康、教育和生活标准)遭受的剥夺,按照该指标来衡量,全球有22亿人口生活在多维贫困或准贫困(共10种剥夺)之下。所以,2015年后发展目标仍应将脱贫置于核心和首要地位。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