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百科 > 正文

徐仲航 (徐仲航渣滓洞)

 徐仲航 (徐仲航渣滓洞)

以下为广播节目《天下档案》文字实录 《天下档案》片头这里是《天下档案》,我是XX,欢迎大家来到我们的节目当中,天下档案,倾听世界的另一面,近年来,各种潜伏题材的影视走俏...

以下为广播节目《天下档案》文字实录

 徐仲航 (徐仲航渣滓洞)

《天下档案》片头

这里是《天下档案》,我是XX,欢迎大家来到我们的节目当中,天下档案,倾听世界的另一面,近年来,各种潜伏题材的影视走俏,不同于沙场上与敌人浴血拼搏的战士,卧底在国民党内部的潜伏人员所经历的,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潜伏剧《谍战玫瑰》的原型是著名地下工作者沈安娜,她曾在国民党内部担任中央党部高级速记员,在蒋介石以及各种高官要员出席的会议上做速记,与丈夫华明之相互配合,潜伏长达14年,本期天下档案首先为您讲述女地下党潜伏14年:被称为按住蒋介石脉搏的人,相关内容摘自扬子晚报。

【节目导语】沈安娜,原名沈琬,1915年出生在江苏泰兴一个书香门第的封建家庭,后来嫁给同是革命人士、祖籍无锡的华【hua四声】明之。沈安娜曾在国民党内部担任中央党部高级速记员,源源不断将各种信息传给我党。2014年年初,上海市国家安全局为了纪念华明之百岁诞辰,出版了《华明之、沈安娜画传》,生动详实地记述了他们夫妇潜伏在敌人心脏,历尽艰辛,与敌人斗智斗勇的英雄事迹。

扬子晚报记者在无锡市锡山区档案馆见到了华明之的族亲华金生,并从相关资料中,见证了沈安娜“丹心素裹”的真实故事,还原一个真实的地下工作者形象。

她,追求光明,为摆脱包办婚姻的束缚,离家出走后走上革命之路

档案资料中记载,沈安娜的父亲思想开通,从小就教沈安娜读书习字,她十三四岁就能熟练的写楷书、行书,生性聪颖,学习优秀。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沈安娜受到爱国救亡运动的影响,为了摆脱包办婚姻的束缚,于1932年和姐姐沈伊娜一起,离家出走,去往上海。

她怀着“做个独立新女性”的愿望,希望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然而,看不到中国前途的她内心非常苦闷。1932年秋,沈安娜入读上海“南洋商业高级中学”,在恩师毛啸岑【cen二声】夫妇家拜年时,她结识了华明之,华明之的领导王学文让他好好启发沈安娜的革命思想。对沈安娜、华明之来说,被称为“舅舅”、“老李”的王学文,是他们情报工作的第一位领导,也是言传身教的好老师。

华明之的族亲华金生对记者说,1934年7月,沈安娜因为没钱交学费,不得不离开学校,这年秋天,她到“上海邴【bing三声】勋中文速记学校”学习速记,以便独立谋生。在此期间,沈安娜学的是“邴勋速记”,日后又在“邴勋速记”的基础上,创写了自己的速联符号,在旁人看来,那就更成了“天书”、“密码”。

这年冬天,对于沈安娜来说是个转折。档案资料记载,11月,浙江省政府派员来学校招收速记员,校长推荐了已学速记三个多月的三名学员去实习应考,沈安娜便是其中一位。但是沈安娜并不愿意到“官宦衙门”去工作,华明之将情况向“中央特科”王学文做了报告。王学文认为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便让华明之以及沈安娜的姐姐姐夫对她进行启发。

沈安娜表示“我要革命,我不怕死。”为表示革命决心,沈安娜的姐夫给她们姐妹起了苏联姑娘的名字以寓意人生新起点,一个叫“安娜”,一个叫“伊娜”,名字仅限亲人、同志间使用,对外仍称原来的名字。

沈安娜谨记党组织嘱托,独自一人去了杭州,在速记技巧已胜人一筹的基础上,继续刻苦学习,一个月后,她以每分钟200字的记录速度和一手好毛笔字,在浙江省政府机关脱颖而出被正式录用,成为议事科唯一的一名女速记员。1935年1月,经王学文批准,沈安娜成为我党隐蔽战线“中央特科”的一员。

沈安娜在浙江省政府的主要工作是给重要会议讲话作速记,整理各种文件,其中不乏绝密文件。当时,中央红军主力已经开始长征。历史资料记载,蒋介石指示浙江省政府围剿留在闽浙赣、皖浙赣和浙南地区的红军、游击队。沈安娜获取这些情报后,便记录下来。

1935年初的一天,沈安娜接到姐姐的暗语密信,她机灵地抽取一些尚未销毁的机密文件和高层会议速记,与衣服混装在一只小皮箱里,坐火车回到上海。她一进门便神秘地说:“我给‘舅舅’带来了‘见面礼’。”王学文看到这些文件后,兴奋地说:“沈安娜一炮打响!”

随后,华明之在王学文的指示下到杭州专门对沈安娜进行情报工作指导、协助和掩护,及时将情报装进香烟盒或者火柴盒中传递出来。在外人看来,二人是一对恋人。当年秋天,经党组织批准,两人在上海成婚。从此,两人开始了“夫妻情报组流水作业”,沈安娜获得情报后,华明之细心的帮助整编、密写、密藏,源源不断地送到上海。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南京、杭州相继沦陷,沈安娜、华明之与党以及所有亲人失去联系。他们决定到武汉找组织。1938年春,沈安娜辗转到达武汉,在这里意外遇见华明之的入党介绍人鲁自诚,在他政治保证和引荐下,沈安娜见到了周恩来、董必武。他们交代给沈安娜一项重要、紧迫的任务:打进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处,继续搜集情报。

 徐仲航 (徐仲航渣滓洞)

见面的第二天,沈安娜去当时武汉的国民党中央党部求见朱家骅【hua二声】,请求安排工作,为党国效劳,朱家骅是沈安娜在浙江省政府时的上司,十分赏识沈安娜。由于机要速记必须是国民党员,朱家骅给沈安娜办理了证件,证件编号前注有“特”字,意思是“特别入党”,暗示来头大、后台硬,为沈安娜的谍报生涯增添了保护色。

资料记载,沈安娜毫无悬念地进入中央党部,为使工作更加安全、缜密,沈安娜独创了一种速联符号,自信“天知地知我知”。从此,沈安娜秘密打入国民党高层核心机要部门,在各种高官要员以及蒋介石等主持的会议上做速记。

沈安娜的女儿华克放回忆道,母亲是中央党部高级速记员,一般重要会议需要两名速记员,母亲便是其中一位,由蒋介石亲自主持的高层绝密小范围会议,也是母亲做速记。

而此时的华明之也在党组织安排下,在另一国民党机关谋了职位,两人开始并肩战斗在敌人的心脏里,一干就是十余载。

档案资料记载,沈安娜利用国民党中央总部工作的机会,获取的情报不仅有数量,而且有质量。1941年,沈安娜为了拿到国民党即将召开的五届五中全会的重要报告草案,虽然已怀孕八个月,仍气喘吁吁坚持上班。由于草案不便带出,她便练就了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强记本领,然后用速联符号记下来,顺利完成任务。

在国民党内部做潜伏,随时有生命危险。华克放讲述了她父母所经历的生死考验。

华克放对记者说,“1942年,父母的上级领导是南方局派来的徐仲航,在正常约定的时间,他没有来,等了很长时间也没动静,但情报又不能总藏在家中,于是母亲写信到徐仲航的工作单位,说,徐先生,孩子生病借了你一点钱,但这个月工资不够开销,请你原谅,下个月再还。”

很快,就有小特务前来威胁:你怎么还给他写信啊,他是共党,被抓起来了!虽然沈安娜内心很紧张,但表现得很镇静:“小职员借几个钱算得了什么,有什么事找朱家骅秘书长去,过了几天,中央党部的几个人在下班前冲进母亲办公室,连说两声“徐仲航被枪毙了”以此作威胁,母亲知道他们在诈她,心想,如果面露紧张,岂不是正中奸计吗?想着,就将手中的钥匙狠狠扔在桌上,“你们说这话什么意思,跟我有什么关系”,发了一顿火把他们赶了出去。随后连忙将竹竿儿、饼干桶里的情报烧毁处理掉。

沈安娜和华明之想到了最坏的结果,沈安娜安慰丈夫,如果自己进去了,要保护好孩子们。然而,硬汉徐仲航在被捕后,受尽酷刑却坚贞不屈,保住了党的秘密。华克放表示,当时一个偶然的机会,母亲到了宋美龄身边当速记。她的机灵和速记水平以及小楷让宋美龄很是喜欢,也赢得了宋美龄的信任,为沈安娜又多了一把保护伞。

扬子晚报记者在锡山区档案馆馆藏资料中看到,1942年秋至1945年是沈安娜和华明之一生中最痛苦、难熬的岁月。由于徐仲航被捕,他们处境险恶,无法与党组织联系,心情极度压抑。再加上一家人接连得病,令人心力交瘁,他们在十平米的陋室里翘首企盼党组织来联络,但是,敲门声却沉寂了三年。

尽管联系中断,他们的工作还在继续。两人一如既往地搜集、整理、密藏情报,失效后,再亲手销毁,无数次这样无奈的循环。在这期间,国民党要给沈安娜升职,沈安娜以速记更重要为由拒绝。一些国民党政要看他们一家居住局促,提出要调换一处住房,也被拒绝。因为沈安娜知道,速记工作是情报的重要来源,而那个破烂的家,是与党组织秘密接头的联络点,不能轻易搬迁。

华明之安慰妻子把埋伏当蛰伏,总会有‘惊蛰’的一天。三年后,终于等到抗战胜利,久违的敲门声音响起。党组织委派吴克坚同志到重庆与二人接上头。

恢复联系后,他们及时向吴克坚报送了国共和谈期间的重要情报。周恩来对这一时期情报工作的评价是“迅速、准确”。

1949年4月,吴克坚指示沈安娜和华明之:不必随国民党南下了。沈安娜知道,黎明即将到来,便全身而退,悄然离开南京,回到了上海。5月份上海解放,沈安娜长达14年的地下谍报生涯宣告结束。

【节目导语】由于沈安娜的出色工作,被誉为“按住蒋介石脉搏的人。”邓颖超评价沈安娜和华明之夫妇:“一个在台前,一个在台后,配合得很好,做出了贡献”。新中国成立后,沈安娜和华明之分别进入国家安全局和上海国家安全局工作,直到1983年离休。沈安娜离休后,亲笔撰写了回忆录等材料,留下了珍贵的工作史料和精神财富。2010年6月,沈安娜女士在北京逝世,享年95岁。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