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 正文

严肃教皇的面具之下 - 堂岛辽太郎

严肃教皇的面具之下 - 堂岛辽太郎

前言:自从上一次游玩 P4G 已经过去很多年了,最近乘着收拾旧物的机会再次在 PSV 上打开了这款游戏,重温了堂岛家父女的故事,多年后的再次体验让我产生了些新的...

  前言:自从上一次游玩 P4G 已经过去很多年了,最近乘着收拾旧物的机会再次在 PSV 上打开了这款游戏,重温了堂岛家父女的故事,多年后的再次体验让我产生了些新的感悟,希望能与各位分享,同时也想借此将这篇文章献给每一位不善表达的父亲。

  哪里有案件,哪里就会有他。

  听到这句话,也许你的脑中会浮现出诸多角色的身影,但若是要为这段话限定一个地点状语 – 女神异闻录 4 中的八十稻羽市,那答案想必便呼之欲出了。

  没错,他就是卷心菜刑警的好上司,妹控番长的好舅舅以及菜菜子的好爸爸 – 乡下刑警,堂岛辽太郎。

  好警察,好前辈

  相信大多数玩家在第一次见到堂岛的时候,都会被他身上自带的威严感震慑到。干练的西装配上些许胡渣。浑厚的声线下镇定自若的谈吐,这些要素无不透露着其特殊的身份。因此当他道出自己警察的身份时,几乎很少会有人感到意外。

  作为一名警察,堂岛可谓是楷模。在主角一行调查午夜电视的命案期间我们几乎可以在每次案件中看到堂岛的身影。而随着故事的推进,也只有他从只言片语之间隐喻感知到了在主角案件背后的活跃。

  不难看出,无论是态度还是能力,堂岛在刑警的工作上都展现出了靠谱的一面。

  作为警察,即使是面对外甥,也能做到铁面无私的审问

  与此同时,堂岛在对后辈的照顾上也令人印象深刻。对待下属足利,他会在工作场合大声斥责其失职,但也会在闲暇之余邀请独自一人生活的足利来其家中做客。

  对待主角,他看似只是履行着监护人的基本义务,却也默默关注着外甥的学校生活,在主角需要时毫不吝啬地给予帮助。

  动画里记录了不少足利对堂岛的回忆,可见其对这个不靠谱的属下照顾有加

  正如他的塔罗牌 " 教皇 " 所暗示的那样,堂岛在游戏中扮演了一位成熟的长辈,作为年轻一辈的精神向导,他的存在仿佛是一盏明灯,在主角成长的道路上驱逐了迷雾。

  然而,在这盏明灯的背后,堂岛自己的精神世界却似乎一直被某种灰色笼罩着…

  电视机前的沉默

  Everyday!Young Life!JUNES!

  但凡是通关过一遍,就几乎一定会被这句魔性广告词洗脑,而最初将它带给我们的,便是堂岛辽太郎的女儿 – 堂岛菜菜子。

  这是一张有声音的图 ~

  菜菜子是个不折不扣的电视儿童,在和我们的主角熟络之前,她每天的闲暇生活几乎都围绕着那台客厅里的电视机。即便是辽太郎在家的时候,堂岛家的电视机仍然会是父女俩目光的焦点。

  正当我们好奇这电视究竟有什么魔力的时候,屏幕上一则意料之外的车祸新闻打破了这份宁静。辽太郎罕见地勒令了自己的女儿关掉电视,而留在这声勒令之后的,只有父女俩无尽的沉默。

  通过后续的故事我们得知了辽太郎妻子去世的事件,而也正是这件事件,成为了他们的心魔。年轻的辽太郎出于对妻子和女儿的愧疚,急于找出犯人,通过正义的声张来告慰自己的妻女,但因为缺乏证据,案件进展困难。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开始害怕自己无法给出交代,害怕看到女儿失望的表情,害怕自己会失去自己最后想要守护的东西。因此,他选择投身于工作,至少在女儿的面前表现出繁忙的样子,通过回避沟通来掩饰自己内心的自责。

  沉默的背后,是无尽的难言之隐

  与此同时,作为女儿的菜菜子也为了抚慰父亲的伤心,对过去的事闭口不谈,默默地代替了妈妈在家里承担起了打理家事的责任。而也正是这份过早的成熟,一定程度上纵容了辽太郎的逃避心理,父女之间在无意间立起了一座沉默的高墙。

  逆位的教皇暗示了错误的指导和盲目的安慰,这似乎也映射了堂岛辽太郎在自己内心的一面,或许在外面,他是一个让人想要依靠的长辈。但回到家中,他自己又何尝不是那个迷失在迷雾之中的旅人呢?

  家人的意义

  这样的生活终究还是在一次无法出席的学校参观面前土崩瓦解了,面对父亲的一再逃避,菜菜子心中的关于亲情的裂隙愈发明显,甚至萌生出了自己是否是亲生的想法。

  而辽太郎对自己也曾今发出过 " 有血缘关系便是家人吗?" 的疑问,在女儿的质问之下陷入了语塞。而这份语塞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无法再忍受的菜菜子夺门而出,那张名为教皇的虚伪面具也在此时彻底地碎裂了。

  虽然在主角的帮助下,这对父女暂时达成了和解,但这也使得堂岛开始重新思考,自己作为父亲存在的意义,以及什么才是「家人」。

  这是堂岛对主角的发问,也是对自己的质问

  让我们暂时跳出时间线,回到故事的起点,堂岛父女之间的障壁到底源于什么?我一开始认为是菜菜子母亲的车祸,但在这次重新体验之后却发现,或许不完全是。

  距离那起车祸已经过去了很多年,悲伤的感情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去,愧疚或许也只是逃避的借口之一。更深处的答案,或许反而藏在菜菜子的话语中,也就是一种被隐藏起来的爱。

  正如之前提到的,菜菜子之所以会表现得过于早熟,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不想让父亲操心,而这种表现指向的,正是一种没有显露在外的爱意。

  反过来看辽太郎也是一样,无论是对女儿的愧疚还是对自己的失望,其实都源于对女儿的深切爱意,回避是因为不想让女儿因看到自己的工作而回想起母亲的逝去,投身于工作也可能是因为想要保护好女儿的同时,尽快地把好消息带回给她。

  但这两者之间的爱都只是藏在行为之中,却未曾向对方真正地袒露心声,导致彼此之间的误解渐渐萌生,直到障壁的产生。

  故事的最后,父女一同来到了二者的回忆之地 – 鲛川并达成了真正的和解,这里是一家三口曾来过的地方。随着河水的流去,对过去的执念也被渐渐冲去。对逝者的思念或许是重要的,无法被轻易忘怀的,但若是因为这份执念阻碍了生者之间对彼此的感情表达,那或许才是对逝去家人最大的亵渎。因为家人的意义,不是血缘,而是这份对彼此的真挚的爱。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