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快讯 > 正文

姜念笙盛寒跟他们打游击的姜湖着实累的够呛

姜念笙盛寒跟他们打游击的姜湖着实累的够呛

11934年,洛大的女学生们开始留齐耳学生头。金乔细手长腿大高个儿,在一群学生妹里面很扎眼。这一年国内形势很乱,民主派学生十分激进,每天在大街上搞游行。金乔长得高,穿了...

1

1934年,洛大的女学生们开始留齐耳学生头。金乔细手长腿大高个儿,在一群学生妹里面很扎眼。

这一年国内形势很乱,民主派学生十分激进,每天在大街上搞游行。

金乔长得高,穿了男同学的衣服松松垮垮的罩在身上,头发也被她剪成了狗啃头,站在第一排举旗杆。

皮肤细白的金乔活像一个身家清贵的弱书生,站在人群里依然特别的让人难忘。

姜湖站在酒仙楼上看着这群不知死活的学生们,眼里全是不耐烦。

念了那么多书有什么用,只知道天天喊口号搞游行,当兵的一来放几枪又吓得尿裤子,这几天跟他们打游击的姜湖着实累的够呛。

姜湖呷了几口茶,跟手下递了个眼色。

枪声一响,游行队伍就跟着乱了起来。

“给我抓领头的,一个别落下。”

不过半个小时,刚刚气势汹汹的学生全部作鸟兽散。十几个领头的学生被人围成了一圈,蹲在地上。

金乔的帽子早被挤掉了,头发乱糟糟的,一双瑞凤眼倒还精神,睁着眼睛不动声色的看着姜湖,眼里全是敌意。

姜湖头一次见这么精神漂亮的人儿,不知道是哪家不知疾苦的小丫头,跑到这儿来当枪子,真是可惜。

2

夜里的牢房影影绰绰看不清东西,金乔看随身带的小册子怪费劲。

姜湖站在阴影里饶有趣味的看她,就像危险的猎豹在观赏自己的猎物。她身上有种很独特的气质,就像开放在冷风中的山茶,自顾自的,心无旁骛。

他出身不好,16岁就被送去了军校,军校有免费的粮食吃,他长相俊秀,又好学,一路被提拔到了中将。

金乔转身发现姜湖也在盯着她的小册子看,是简装本的《红与黑》,那时候大学生很流行看这本书。

金乔细细看他,他对着她笑,笑的时候露出了两颗小虎牙,金乔自己先不好意思起来。

姜湖站了一会便走了,过了一会有人在牢门后面放了一盏油灯。

第三天有人给他们开了门,洛大校董力保他们,北洋政府无奈只好作罢。

十几个人饿的奄奄一息,耷拉着发瘪的肚子出了牢房。

临走时,姜湖轻轻地在她耳边说:“女孩子更应该爱惜自己,不要天天喊打喊杀的,读读书就挺好。”

她惊讶的看向他,那人的眼睛微微眯起,像很多同龄的男同学一样,灿烂又良善。

3

雨季已至,整个校园笼罩在薄雾里。

大环境很糟糕,学生们忧心忡忡,看不到出路。薄雾给人一种十分美丽的错觉,是不是只要将身子埋进雨伞里,就可以安然无恙的渡过整个硝烟弥漫的时代,去往另一个桃花盛世呢。

金乔第二次遇见他,在图书室里。

他换上了便服,白色云纹衬衫让他看起来像个学生,他对着她笑,自来熟。

他正在读老版的《唐传奇》,看起来很是费力。

“这本书我看过,要不要给你讲,保准比这有意思。”金乔将他手中的书合上了,像个聒噪的老学究。

姜湖将手插在裤兜里,左手比了个请的手势。

她的头发已经长到了耳朵,贴在额头的碎发湿漉漉的,沾了外面的雾气。金乔用白话将这本书讲的十分生动,她祖父是说书人出身,从小痴迷于古典文化,金乔自诩在这方面的底子少有人能比肩。

“喂,我讲的是不是好!”金乔摇了摇手头的那本书,对着正在走神的姜湖。

姜湖微笑的点了点头,他伸手看了看时间,脸上紧绷了起来。

姜湖看了看笑的明媚的金乔,对着她挥了挥手,跨着大步走出了教室。

4

雨季已过,之后的日子全是暖阳天。

金乔走在热烘烘的大道上,脑子里全是姜湖的影子。

再往前走一阵,就出了校门。金乔坐上了电车,她的眼睛跟着电车漫无目的的在两边梭巡,也许,也许能够看到他。

“嘿,小丫头,看什么这么入迷?”

她看见他靠在左前方,身子懒懒的,眼睛却笑意十足的盯着自己,两颗小虎牙又露了出来。

金乔有些发窘,她对他了解不多,这场感情里自己占尽了劣势,想说什么说不出口。

姜湖走了过去,只把她白皙的脸盯得红透了,才开口:“上次你的书说的好极了,我忘了付茶钱,今儿个补上,你看怎么样?”

清风过境,海港在不远处和蓝天接成一条线,电车里有她爱的人。她想也没想便用手指了指港湾,那就去那儿吧。

“得令。”

电车还在行驶中,姜湖拉着金乔的手还没等刹车,便抱着她跳下了电车。

什么民主和自由,什么阶级划分,全都乱了套,金乔的脑子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他温热的气息喷在耳后,他拉着自己往海港边跑,风凉凉的,舒服极了。

1角钱连成一串的玉兰姜湖买了三串,全部挂在了金乔的脖子上。

姜湖不知道在哪里搞来了一台相机,请照相馆的人帮他们照了一张相片。白山茶,淡微风。两个人最美好的年华全部定格在了相片里。

5

隆冬天,大雪没了脚踝。

“小金乔,你知不知道我是要去打仗的。”姜湖走在路上忽然止了步。

姜湖给她裹了裹棉衣,金乔将头埋在了围巾里,眼里亮晶晶的。

姜湖抱着她轻轻地叹了口气。“世道乱,我走了你就自己乖乖待在学校里,哪里安全你就往哪儿跑,千万别犯倔,等我回来。”

姜湖从兜里掏出了一枚银戒指,“我娘死得早,就给我留了一枚银戒指,我是要去打仗的人,不能这么自私,但是还是想送给你,我这辈子就爱了你这么一个好姑娘。”

20岁的金乔还不知道什么是分离,她看见姜湖难受,她就跟着哭,等哭够了脑子就清明起来,怕什么呢?日子还长着呢,我等得起。

1937年,日军全面侵华,国共两党开始反击。

炮声撼动了中华大地,金乔的眼神变得越来越冷。

姜湖跟着军队南北奔走,晚上有空他就给金乔写信:

“清晨天气正好,山茶开满山坡,翻过这个山头,金乔缓缓走来。”

苦日子没个头,姜湖在信里面全是淡淡的调侃,至于自己怎么和死神擦肩而过,他一个字也不提。

金乔收到信就开心起来,她想着姜湖露出了两颗小虎牙坏笑着在给她写信。

6

日军逼近北城,洛大也不能幸免,世道一乱,人心就跟着乱了起来,大家都着魔了似得,天都是灰的,看不见阳光。

金乔的身体变得很差,时常高烧。也许是快半年没有收到姜湖的来信,金乔眼里的星星渐渐暗淡下去。

金乔每日和众多学生老师挤在图书室里过夜,夜晚听着外面的炮火合不上眼。

 姜念笙盛寒野免费阅读小说最新章节 姜念

北城物资匮乏,她用铅笔头在书上写字,密密麻麻的全是写给姜湖的。金乔准备去见姜湖,是死是活自己要问个清楚,死了就替他收尸。

可人 还没到重庆,她就被山道上的土匪给截了回去。

“啧啧,瞅瞅这女人,山上的那些女人算个逑!”几个土匪本来是想下山抢粮食的,没成想遇见了金乔。

她眼里有团火,让山老大看的来了兴趣。

山老大不过三十岁,早年是个地主少爷,世道乱,土匪搞得他家破人亡,他最后自己也成了土匪头子。

闻天歌不好女人,那些个女人都是流莺,没得脾气。闻天歌自幼也是过惯了精细生活的,酒要小口小口的喝,日子要一步一步的来。他对金乔,没脾气。

小土房子里全糊上了花布,甚至还给她摆上了一个小书柜。金乔看见书柜的时候,眼睛有了点光彩。

闻天歌将好东西全都留给了她,金乔视而不见。金乔一天比一天瘦,大眼睛清亮亮的,总是侧着头听着炮声响。

闻天歌请了大夫来看,说是肺炎,怕是治不好了。嘿,还真不信了,闻天歌也是刀剑林里闯过来的,他想干一件事就一定要干成。

小米汤闻天歌亲自给她喂,她也蛮配合,他知道这个女人想活下去。闻天歌还去找了羊肉和野人参给她熬汤喝,等春天到了的时候,金乔慢慢的能下地了。

7

油菜花开满了山坡的时候,金乔坐不住了。

闻天歌问金乔想要找什么,金乔说她要去见一个人,她的男人。

闻天歌想了想,他说现在世道太乱,你去了也是送死。我帮你去找,找不回来别怪我,到时候你就是我的媳妇,和我好好过日子。

金乔点了点头。

闻天歌在第二天天没亮就出发了,金乔天天在山头上等。一个多月后,晒得黑黝黝的闻天歌回来了。

金乔看见两手空空的闻天歌,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坐在地上像个孩子一样伤心的哭了起来。

“他死了,连个尸首都找不全。你别伤心。”闻天歌坐在地上看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女人,有点不忍心。

1945年,抗战结束。1949年,国民党败走台湾。属于金乔的那个时代结束了,她的爱人,永远的活在了那个时代。

8

1996年,洛大大学开学典礼。姜念归从台湾来到了洛州大学,遵从爷爷心愿的他将在这里度过他的大学四年。

当他看到闻小茶的时候,一贯绅士的他眼珠子一动不能动的盯着人家看了老半响。像,实在是太像了。像极了爷爷照片里的初恋,山茶花一样的女子。

看,看什么看!闻小茶痞里痞气的,谁也不怕,只怕自己的土匪爷爷闻天歌。

“嘿,姑娘,哪有你这么吃饭的,饭往鼻子里送,不怕噎死。”姜念归没好气看着她,旁边的新生们齐刷刷的盯着闻小茶。

“为什么,你的爷爷还是娶了其他人呢?”改良过的图书室直通天台,闻小茶坐在梯子上晃着腿。

“他这一生只爱了一个人,我奶奶是台湾的土著女子,当时救了心灰意冷的爷爷,我的奶奶长得很像他的初恋。”

洛州大学校训第42条就是姜湖利用中将的身份填上去的,校训上这样写:“如果你曾遇到一个山茶花般的姑娘,一定要好好爱她,不要让她流泪。”

 姜念笙盛寒野免费阅读小说最新章节 姜念

其实姜湖那时候并没有死,是闻天歌骗了金乔。

姜湖本来是要死了的,他身上有苍蝇在盘旋,护士看他生的俊秀又年轻,实在不忍心他孤单的死去,护士将担架留了下来,想再给他一点时间。

姜湖梦里面梦见金乔在山坡的那头向他走来,像在港湾那天一样,笑起来眼睛亮晶晶的。

姜念归暑假回家的时候将闻小茶说给爷爷听,还给他看了照片。

老人家抚着照片温柔的笑了:“像她,年轻时候她剪个狗啃头,像个男孩子,又神气又漂亮,我老远就看见她了,怕她看不上我,我还偷偷去看了很多书。”

金乔早就知道姜湖不认识几个字,那天才故意夺了他的书说给他听的。在以后的年岁里,姜湖将那本书翻了个烂,迷醉的想着那时说书女子夸张的面部表情。

等到南风过境,山茶开满山坡,思念会再次涨潮抚平伤痕,但你要等。

end.

本文来源于葫芦世界【洛州大学校训集】主题,该主题世界由葫芦世界官方创建。

主题世界梗概:洛州私立大学,全称为洛州安柯私立综合大学,坐落于国内一线城市洛州市,是全国知名的私立学校。大学靠近海岸,占地极大,在四季分明的洛州市中,几乎没有公园可以与它的美景比肩。 学校由安柯集团在1920年筹办,拥有百年的历史,学校重视各种学科的综合发展,多个科系在全国拥有最领先的地位。 但是,洛州私立大学,并非是一个严肃古板的学校,这一点体现在它的校训上。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