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互联网资讯 > 正文

2011年深秋啊,美国东海岸的奈飞总部正在进行一场决定自己生死的重要会议

2011年深秋啊,美国东海岸的奈飞总部正在进行一场决定自己生死的重要会议

百度,阿里,腾讯十年砸进上千亿现金,只为走同一条路,把ui层达成中国版的奈飞。可是让人遗憾的是啊,他们几乎看不到迎面,甚至掉进了一个深渊长视频陷阱,这个陷阱啊,是吃人的...

百度,阿里,腾讯十年砸进上千亿现金,只为走同一条路,把ui层达成中国版的奈飞。可是让人遗憾的是啊,他们几乎看不到迎面,甚至掉进了一个深渊长视频陷阱,这个陷阱啊,是吃人的暴风冯星坑人坑己,蹲进大狱。还有乐视贾镰刀败逃美国。你可以淡淡地说呀,这是人生无常,大肠包小肠。不过我们今天就是要试图好好来讲一讲这个已经被无数人分析烂的问题。

2011年深秋啊,美国东海岸的奈飞总部正在进行一场决定自己生死的重要会议

我们怎么就出不了中国版的奈飞?常世平混战20年,已经成了中国资本史最惨烈的一仗,因为不管已经记了的,还是半截入土的,都是输家。而大洋彼岸他们所模仿以及期待超越的巨头奈飞,用铁一样的事实说明,做视频网站要有出路,只靠资本烧钱行不通,而是要做出颠覆式的创新。

 2011年深秋啊,美国东海岸的奈飞总部正在进行一场决定自己生死的重要会议,会议的主题是怎么向用户道歉,认怂。今天来看呢?这个历史转折的重要时刻呢,是奈飞改变自己命运的关键,因为他自己抓住了挑战甚至颠覆好莱坞的机会。站在奈飞大楼,放眼望去,可以俯瞰到整个好莱坞,那里看似是百年来的世界文娱中心,而实际上已经英雄迟暮。奈飞1997年成立,靠租赁好莱坞电影的片儿给用户收会员费为生。他霸占dvd租赁市场,靠的是三无原则,无租期,无运费,无手续费。而之后的发展当中,奈飞还用了大数据推送降维打击整个行业。十年间呢,奈飞靠颠覆传统的dvd租赁市场成长成了行业第一, 2007年人会员达到了748万,收入是12.05亿美元。也是在同一年,衣食无忧的奈飞却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

他预测呀,到2013年,当网速越来越快,不再会有人租赁dvd,那是视频网站的时代,那是一门儿大神用户离开电视机,电影院,来到手机和电脑上看影视作品,奈飞看到了颠覆好莱坞的机会,自制剧,他要完成一个壮举,用内容去对抗好莱坞。可问题是拍片儿的钱哪儿来?所以要涨会员费去拍剧。这就有了刚才我说的内幕啊。 Ceo哈斯廷斯不得不苦口婆心地向用户道歉呐,家人们呐啊,这为了给大家能带来更好的内容,我们奈飞必须涨价。可由于毫无道歉经验,这段几十秒的视频他录了整整两小时,满手是汗。但是道歉视频发出之后,还是引起了无数媒体和用户的炮轰,成千上万的口水淹没了奈飞不被人理解的野心啊。

当然,这很正常,谁会喜迎涨价呢?千夫所指的日子很难熬啊。直到2013年,奈飞斥资一亿美元砸出了美剧纸牌屋。靠着互联网的加持,这部讲述美国政治的宫斗剧异常火爆,维奈飞新增了1000万会员,斩获数项大奖以及数倍回报。可是好莱坞报道者在评选年度最佳美剧的时候,纸牌屋却是垫底,包括奈飞笑了,好莱坞针对你了,说明什么呀?说明视频网站颠覆传统影视公司的路子走对了,奈飞是长视频平台的代表,与索尼也是中国长视频平台不断追逐模仿的对象,中国长视频经历20年的发展,没人能复刻出奈飞的颠覆者之路,也许是中国长视频平台永远逃不出一个怪圈儿,用户放两旁,流量百中。 20年的中国视频战争,从乐视暴风,再到ui腾沦陷,从资本压铸的香饽饽到人人叹气的烧钱陷阱,中国长视频为何就这么难呢?从来都没有人找到正确答案。  

2002年夏天,互联网史上最曲折,最烧钱,最悲壮的大戏拉开帷幕。这出好戏开头赫然写着席慕蓉的一句诗啊,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所有的泪水也都已启程。长视频的暴风启程于互联网荒漠哈尔滨,膀大腰圆的东北奇才周胜军,既能卖电脑,又会搞编程。那天呢,他招招手,换来两位女徒弟,喷着唾沫星子布置了一个改变时代的作业。你们啊,写个播放软件,必须能够兼容目前市面上大部分的视频格式。彼时互联网刚起步,用户想要看视频,要么直接用光碟,要么得下载,不过啊,最终都需要播放软件打开观看,而视频格式多达几百种,要想实现视频自由,电脑里面需要同时安装好几种软件或者是解码器。

在几百家之长之后,暴风影音横空出世,毫无商业色彩的共享到论坛里面,极具互联网精神的任用户免费使用。 2003年,病毒袭来,玩游戏,看视频成了居家隔离的不二选择,互联网用户爆发性增长到了7950万。在以流量为命脉的互联网里,暴风踩着时代的洪流,获得了上千万用户,一览众山小。可是由于周胜军缺乏对暴风未来的规划,或者说压根儿就是无心插柳,在助力用户习惯了血淋淋的免费二字之后,行业结局写好了,这金子般的上千万流量更像是上天又来压垮周胜军的稻草。由于是为爱发电,暴风团队整体是入不敷出啊, 2004年,整个团队接近分崩离析,两个核心成员至亲因为癌症入院,急需现金,而工作用的电脑因为电压不稳烧坏,要更新版本只能跑到网吧,他急得网友自发给暴风团队捐款了上千元。

人们常说风口上猪都能起飞,被时代垂青的周胜军看着免费二字,惨淡一笑。 2005年周胜军偏安东北的成功,只能算视频在互联网下成为工具的开始,而远在大洋彼岸的油管成立,才是创造视频时代崛起的机遇。短短一年内,他拿下1150万美元投资, 2006年更是被谷歌以16.5亿美元天价收购,其创始人日后写了本书, 20个月赚130亿,堪称爽闻照镜。现实。此时,看着谷歌砸出了天文数字,中国互联网人无不扪心自问,呐,我能不能copy you too?每个人的答案都是我可以。仅06年,中国视频网站激增数倍,到了300多家,优酷直接融到1200万美金,土豆,酷六,六间房,快播这些已经快被时代旺季的名字陆续在资本发掘之下登上了舞台,视频行业从不被资本看好到蜂拥而至,本质上是实现了一个净化。

过去以暴风为首的播放软件呢,只注重技术,偏工具属性,光有流量,但是变现的优管出现,带宽提升,流媒体能够缓冲,再加上解码率发展,在线观看视频的时代才算是来了,而且呀,流量变现的路径很确定,那就是卖广告。而对于各路资本而言,把美国模式复制到中国是肉眼可见的。金山呐,百度,阿里,腾讯的成功都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照着油管抄,绝对可惜。于是这怪圈儿来了,人人都是油管儿,逢人就聊ugc,为了流量,什么盗版,抄袭都成为了潜规则,原本是内容行业的禁区,居然被行业创造者们给默许了,当时的互联网缺乏监管规则,资本可以随意进入,而创业者呢,拿到了投资之后必须为增长负责呀,毕竟这钱可不是白拿的,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之内啊,他们都倾向用免费和烧钱来解决掉对手,实现快速扩张。

但是从一开始就像流量低头的姿态,在赢得了战争的同时,也为无力掌控自身命运的祸根埋下了种子。因为行业一旦脱离了野蛮生长,出现明确秩序,过去的那些灰色财富密码就会迅速地变成毁掉你的劣迹。泡沫般的繁华背后,常常能隐藏着淹没所有人的危机,而是泡沫就会破裂。这是个小学生都明白的常识,却是精英们故意忽略的问题。他们都明白,互联网呢,是命运几十年一次的馈赠,而命运他给的实在太多了,为了钱主动穿上皇帝的新衣不寒碜。这种思维上的共识,让开局尤其完美的视频网站,走进了一个看似幸运却又灾祸四伏,厮杀惨烈的黑暗森林。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