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车讯 > 正文

2020年生猪价格一直处于较高水平,但正邦仍在大幅扩张

2020年生猪价格一直处于较高水平,但正邦仍在大幅扩张

多年前,浙江永康人应建仁面对一群支付能力不足但又想买豪车装X的人,想出了一个绝招: 抄! 同样是多年前,正邦科技在饲料行业赚了不少钱。面对养猪业增长的诱惑,江西...

  多年前,浙江永康人应建仁面对一群支付能力不足但又想买豪车装X的人,想出了一个绝招:

2020年生猪价格一直处于较高水平,但正邦仍在大幅扩张

  抄!

  同样是多年前,正邦科技在饲料行业赚了不少钱。面对养猪业增长的诱惑,江西省福州市人林印孙挥手:

  我们要养猪!

  据说战略是灵魂。革命领导人大胆的长征战略保留了中国革命的火花,奠定了后来的草原大势。企业也是如此。成败往往在于创始人(董事长)的想法。

  不可否认,中泰汽车和正邦科技在确定战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目前,它们都陷入了困境。

  更重要的是,两者都抛出了巨大的转型计划,一个说要增加60亿新能源汽车,另一个说要投资400亿新能源发电。

  业务萎缩,债务纠缠,资本链断裂,然后是热门轨道,大干预,中泰和正邦,太相似了,但这不是问题,重要的是,你敢相信他们的转型计划吗?

  抄袭者的深渊。

  应该抄哪里的车?

  这是应建仁决定做车后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最后,他给出了一个答案:抄袭最豪华的车。因此,以下路虎和保时捷突然出现在中国的道路上。

  如果你不仔细识别,估计你很难区分,因为这些路虎,保时捷太真实了,但只要看价格,你会立即明白,因为路虎,保时捷便宜,很难开车回家,甚至二手车,也买不到。

  是的,这些车都来自浙江的汽车公司中泰汽车。

  在汽车仍然是奢侈品的时代,中国人驾驶一辆与豪华品牌没有视觉差异的汽车仍然具有重要意义。因此,当中泰汽车诞生时,它一度受到追捧。2006年,中泰推出了第一辆车——中泰2008,外观与丰田特瑞相似。再加上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交通支持,当年总收入高达18.8亿元。

  中泰2008车型。

  这个数字绝对值得应建仁骄傲,因为同样是浙江老乡的另一个汽车狂人——李书福,只做了12.7亿的生意,只有应建仁的三分之二。更重要的是,李书福应该提前8年参与汽车行业。

  此时的应建仁,一定也充满了自信:你吉祥的八年抗日战争,不能赢鬼,甚至我这个外行也不能赢,关键是我领先你不费吹灰之力!

  回顾这段历史,你会发现很多有趣的地方。

  2000年左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经过近20年的摸着石头过河,全国基本认同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路线,大量的发财机会,充分释放了中国人长期压抑的追求财富的热情。私人老板越来越多地参与大型工业领域,许多熟悉的私人汽车工厂始于那个时代。吉利、比亚迪和长城,当然,

  在初创阶段,白手起家,剽窃是一条不可避免的道路。事实上,从大的历史背景来看,剽窃绝不可耻。即使是今天的百年汽车公司也从未做过这样的肮脏事情;即使是炙手可热的特斯拉也经常业阶段也经常以莲花跑车为参考。此外,在早期的工业化阶段,剽窃并不是一个可耻的人。相反,它是产品快速普及和行业快速成熟的助推器。

  问题只是你抄袭是一时还是一辈子?

  让我们从这个话题开始,谈谈同时开始的另一家汽车公司比亚迪。早期,比亚迪主要模仿丰田,比亚迪F3是为了复制丰田花冠,所以比亚迪没有避免公众舆论的轰炸,甚至王传福也遭受了人身攻击。

  然而,不同之处在于,在剽窃阶段之后,BYD成功地转向了自主创新阶段,并成功地推出了一系列BYD风格的王朝系列。现在,没有人担心BYD是否剽窃,因为BYD没有给这些人机会。不幸的是,BYD所做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在中泰,英建仁决心把剽窃之路走到最后。从丰田开始,然后一步一步地达到顶峰。

  不可否认,剽窃是一种快速赚钱的方式,因为剽窃可以减少许多不必要的研发环节,中泰的业务业绩一度非常好。2017年以前,汽车生产和销售正在上升。

  然而,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走最容易的路,最后就没有办法了。

  众泰从未避免过这一定律。

  2017年,中国汽车产销处于历史高峰后,中泰也不例外。2017年,中泰销量22.76万辆,2018年销量15.48万辆,下降幅度高达31%,收入每年下降29%,净利润下降幅度更大,超过36%。对于汽车厂来说,这种下降是致命的,但没想到这是中泰破产的序幕。

  2020年,中泰汽车销量2.1万辆,每年下降86%,收入每年下降79%,净利润亏损111亿;2020年,深陷漩涡的中泰只卖出了1674辆车,收入继续每年下降55%,净利润亏损108亿。为此,中泰实际破产,但名义上仍在运营。

  树倒了,猴子散了,英建仁和他的妻子一起摔倒了。这位曾经拥有100亿财富的永康首富,在胡润榜上,最终被称为老赖。可以说,事情是不同的,非常荒凉。

  汽车行业的一代神话结束了。

  蒙眼狂奔者的悲哀。

  与众泰不同的是,正邦科技不是剽窃者,但它的坠落也被称为教科书级的负面教科书。

  从饲料开始的林银孙决定于2011年大规模进入养猪业。当时,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人们的消费能力正在上升。猪肉作为中国最重要的肉蛋白来源,在中国餐桌上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在那个时代之前,许多名人参与了养猪业的消息,最著名的是网易的丁磊。

  林印孙与养猪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至少比丁磊更可靠。从模式上看,确实如此。他的饲料可以供应自己的养猪场,这被称为产业链一体化。从业绩上看,公司确实享受到了一体化的好处。饲料业务稳定了公司的业务市场,生猪业务不断为公司的新业务做出贡献。

  到2017年,饲料业务仍占68.1%,养殖业务占26.7%。从毛利来看,饲料业务贡献13.01亿元,占54.3%;养殖业务贡献7.94亿元,占33.1%,养殖业务利润贡献略高于传统饲料业务。

  2011年,正邦收入106亿,净利润1.77亿;到2017年,收入增长到206亿,接近翻倍,年增长率为11%,净利润从1.77亿增长到5.57亿,年增长率为14%。

  这也证明了该公司从事养猪战略的正确性。如果没有2018年的非洲猪瘟,该公司可能会在过去的几年里继续前进,但猪瘟已经改变了一切。

  非洲猪瘟非常有害。由于防疫需要,大量受感染的猪要么自然死亡,要么人道主义破坏,大量养猪场被迫关闭,导致猪肉供应急剧减少,供需矛盾急剧上升,生猪价格飙升,高峰期超过每公斤30元,是正常价格的近两倍。

  虽然国家大力降低生猪价格,甚至释放战略储备,对养猪业出台了行政审批、资金、市场机制、土地供应等大量扶持政策,但非洲猪瘟造成的供应缺口太大,猪肉生产周期长,高生猪价格短期内没有逆转。

  高生猪价格使许多强大的养猪企业赚了很多钱。2019年,领先牧原的收入同比增长51%,达到202亿元,但净利润飙升1075%,达到63亿元。2018年毛利率从9%上升到35%,净利率从4%上升到31%。

  高利润吸引了各种资本进入养猪业,不仅是猪企业本身,还有许多跨境企业,包括许多房地产开发商。每个人都在不断圈地、建养猪场和养猪。以牧原为例。2018年,公司出栏量为1100万。到2021年,产能飙升至7000万,规划产能3000万。

  正邦作为一家猪企业,自然不愿意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一直给人稳定感的林印孙此时并不平静。从正邦近两年生猪产能的扩张可以看出。

  2020年,正邦科技实现了955.97万头猪的销售,是2017年的2.79倍,超过了前领头羊温氏股份,仅次于牧原股份,成为名副其实的二哥。年收入416亿元,同比增长100%,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57亿元,同比增长249%。然而,今年的利润超过了上市13年来的总利润。

  业绩大幅上涨,股价不会落后。从2018年低点到2019年4月,股价上涨近10倍。虽然趋势反复出现,但疫情过后,股价再次低位反弹,半年内涨幅超过1.5倍,创下25.98元历史新高,市值超过800亿元。

  如果飞得太猛,可能会有硬着陆,发生在2021年正邦,全年亏损191亿,其中第四季度亏损100多亿,2020年盈利59亿。

  这种损失有多夸张?

  自2007年上市以来,正邦的净利润总额为98亿,仅为去年预亏损的一半。这可能不是一夜之间回到解放前,而是一夜之间回到原始社会。除了生猪价格的周期性变化外,主要原因是公司过于激进的扩张政策。

  2020年,生猪价格一直处于较高水平,但正邦仍在大幅扩张。固定资产、无形资产等长期资产的投资超过100亿元,是2019年的两倍多。这还不算。到2021年,生猪价格已经下跌,但公司继续扩张。前三季度,资本支出花费近56亿元。如果外人看不懂,那就算了。作为行业这么多年,林印孙看不懂。

  最后,该来的还是来了。2021年9月,生猪销售价格从年初的35元下降到10.67元,正邦收到了激进扩张的后果。今年第一季度,虽然猪肉反弹,但整体仍处于低位,正邦收入同比下降48%,净利润亏损26亿元。更严重的是,2022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公司账户季度报告显示,公司账户只有30亿元,短期债务中的短期贷款总额为163亿元。

  事实上,正邦已经处于破产的边缘,如果没有新的资金注入,破产只是时间问题。

  和众泰一样,10年的基业崩溃只有2年。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