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正文

陆汉晨:人形机器人是一个技术密集型综合体

陆汉晨:人形机器人是一个技术密集型综合体

截至6月21日收盘,迈赫股份、神思电子等17只机器人概念股涨停。消息方面,当地时间6月3日,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在推特上表示,将特斯拉人工智能日推迟到9月3...

  截至6月21日收盘,迈赫股份、神思电子等17只机器人概念股涨停。消息方面,当地时间6月3日,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在推特上表示,将特斯拉人工智能日推迟到9月30日。到时候,我们可能会有一台Optimus原型机工作。

  虽然关于第一代人形机器人的更多信息尚未披露,但从之前描述的Optimu将做人类不想做的事情可以看出,马斯克选择了服务机器人轨道。需要注意的是,在这条轨道上可供参考的商业模式并不多,阶段。

陆汉晨:人形机器人是一个技术密集型综合体

  以中国为例。一方面,疫情加速了服务机器人、餐饮、物流等业态的应用。更多的人工智能平台、科技企业等上下游公司进入,市场对机器人可以实现的人性化场景充满期待;然而,在更广泛的家庭和个人需求方面,服务机器人的量产和商业化步伐仍然受到高价背后不可替代的内容、核心算法无法突破造成的人机交互困难等因素的制约。

  6月21日,一些机器人概念股及其股价表现。图片来源:同花顺截图。

  一、擎天柱带火A股。

  A股市场迎来了另一场小范围的狂欢节。截至6月21日收盘,迈股份、神思电子等17只机器人概念股涨停,科大智能涨幅超过8%。除了概念股,与机器人相关的上下游企业也受到投资者的热烈质疑,询问相关业务的最新进展。

  从新闻来看,机器人概念的流行与特斯拉的跨界密切相关。当地时间6月3日,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在推特上表示,将原定于今年8月19日的特斯拉人工智能日推迟到9月30日,并表示智能日将是史诗级的。到时候,我们可能会有一台Optimus(人形机器人)原型机。

  早在去年,特斯拉就揭开了这个人形机器人的神秘面纱。根据之前披露的信息,这款机器人被称为擎天柱,也被称为特斯拉人形机器人,它将使用基于特斯拉自动驾驶电动汽车的芯片和传感器。根据最初的介绍,擎天柱的高度为5英尺8英寸(约1.73米),重125磅(约56公斤),行走速度为每小时5英里(约8公里/小时),最多可提及45磅(约20公斤)。头部将配备一个屏幕,供用户获取有用的信息。

  马斯克对这个机器人寄予厚望。今年1月,马斯克在财务报告电话会议上表示,开发类人机器人将是今年最重要的工作。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4月的一次采访中,马斯克还表示,如果擎天柱能够在未来两年内大规模生产,其成本将低于汽车,预计价格为2.5万美元(约16.74万元)。

  10万元以上的擎天柱能做什么?6月21日,高科技机器人产业研究所所长陆通过微信接受《国家商业日报》采访时表示,由于人形机器人仍然是一个新物种,在应用中有很大的想象空间,服务领域将具有更大的应用价值。

  此外,陆汉晨还提到,人形机器人是一个技术密集型综合体,涉及多种硬件和软件。以传感器为例,在人形机器人上,除了视觉传感器外,还会有力量感知,比如扭矩传感器,这也是目前最热门的轨道之一。从国内供应链企业的角度来看,由于供应方面仍处于压力之下,人形机器人上游的核心部件在未来将更加关注,上游创新的核心部件将有更多的机会受益。

  美国股市昨晚收盘,特斯拉股价上涨9.35%。

  二、美的、百度等接入局,服务机器人拐点已经到了?

  虽然目前还没有披露更多细节,但根据马斯克之前的说法——擎天柱最终将能够做人类不想做的事情。可以看出,特斯拉想要迈出的是服务机器人的河流。这一探索的背后是日益壮丽的行业规模。根据《中国消费者报》此前发布的数据,2021年全球服务机器人销量将达到146亿美元。

  另一方面,国内服务机器人也在快速发展。据中国商业研究院统计,2021年中国服务机器人产量达到921.44万套,市场规模接近400亿元。服务机器人被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所接受,从最初的扫地机器人到今天的烹饪机器人和老年伴侣机器人。

  企业也听到了风。6月9日,美的集团发布了家庭服务机器人品牌WISHUG,推出了第一款产品小伟机器人,计划今年下半年在国内市场量产上市;同时,百度和吉利汽车共同打造的集度也发布了第一款汽车机器人概念车。

  陆表示,自2020年以来,国内服务机器人经历了高速增长,在商业分销领域取得了明显突破。6月21日,上美人寿集团相关负责人通过微信向《国家商报》记者介绍,疫情确实加速了酒店接入服务机器人的进程,主要影响B端和C端。

  在b端,服务机器人可以取代一些人力。现在,机器人的价格比前几年下降了很多。根据不同的功能,酒店连接一个机器人的成本约为2万~5万元,与每月支付的人力相比,仍有节省空间。负责人表示,此外,接入服务机器人对酒店的声誉和声誉也有积极的影响,C端的效果更值得投资。

  如果一些最初的产品已经找到了它们的位置,那么未来服务机器人的点在哪里?陆指出,服务机器人预计将在下一阶段应用于更多的场景,如商业清洁、户外分销等。然而,它仍然需要技术的不断改进,场景定义和行业规范的协调。

  三、应用场景非刚需,量产和商业瓶颈仍有待突破。

  然而,服务机器人,特别是人形机器人等相对尖端的产品,在大规模生产和商业化方面仍有待质疑。据陆汉晨介绍,人形机器人的应用落地后,从技术实现的角度来看,它比目前的工业机器人、移动机器人和服务机器人复杂得多,是多学科交互的技术突破。

  然而,对于许多业内人士来说,这些技术能否最终用于大规模生产和商业用途并不容易。6月21日晚,一位接近服务机器人供应商的知情人士通过电话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尽管各种服务机器人不断出现,但整个行业仍处于探索阶段和攀登阶段,行业内大多数企业都面临瓶颈。主要制约因素是应用场景非刚性需求,机器人智能化程度低,核心算法无法突破。

  具体来说,上述人士表示,应用场景的非刚性需求是目前最大的困境。除了一些清扫机器人,他们还可以找到他们只需要的场景。其余的服务机器人大多只是一个噱头。如果他们找不到适合家庭或个人使用的场景,他们就无法取代人力,因此很难实现真正的工业化即使是人形机器人,如果最终的功能是照顾老人和儿童,也可以有一定的替代性。如果只是一些基本的家务活,购买力还有待观察。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商业日报》的记者发现,消费者并没有讨论服务机器人的必要性。以一个烹饪机器人为例,在使用前,消费者需要准备蔬菜,清洗蔬菜,切蔬菜,最后用机器完成烹饪。在这方面,一些网民称这是解决烹饪最不麻烦的环节和花四五千美元买搅拌棒。

  图片来源:社交软件截图。

  解决应用场景的刚性需求、人机交互和核心算法的突破也是一个难题。据上述人士介绍,机器人主要依靠算法来模仿人。目前的核心算法是通过机器人进行机器学习,如输入图像,然后机器人通过图像判断下一步的实践和方向。实现平滑的人机通信是相当困难的。

  例如,与机器人交谈需要一杯水,但每个杯子的形状不同,含水量也不同。对于服务机器人来说,把这杯水安全地放在手上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因此,国内外许多服务机器人仍然做一些简单的运动,比如走路或跑步,但它们离商业用途还有一段距离。知情人士说。

  此外,与工业机器人不同,服务机器人一旦大规模生产,对其智能水平的要求也很高。就像杀死机器人一样,从A到B到C,而不是称为机器人。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工作,我认为这个行业(服务机器人)有很大的局限性。商业实现基本上很难实现,只是说发展,现在每个人都在一个无法解决的瓶颈中,做同样水平和质量的重复。知情人士说。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