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正文

湖北省内河港口货物吞吐量达4831万吨,不到前者的30%

湖北省内河港口货物吞吐量达4831万吨,不到前者的30%

长江是贯穿我国东西部的水运大通道,是世界上运量最大、通航最繁忙的内河航道。 6月19日,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蒋作斌在《湖南日报》上发表文一篇文章中指出:湖南和...

  长江是贯穿我国东西部的水运大通道,是世界上运量最大、通航最繁忙的内河航道。

  6月19日,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蒋作斌在《湖南日报》上发表文一篇文章中指出:湖南和湖北属于长江中游,但两省的港口运输量相差甚远。,虽然有湘江航道过境,但由于各种原因,长期以来水路运输未能充分利用,客观上制约了长沙乃至湖南的发展。

湖北省内河港口货物吞吐量达4831万吨,不到前者的30%

  数据显示,湖南内河通航里程在中国排名第三,但500吨级以上的航道里程仅占11%,使用率较低。从运输能力来看,2021年,湖南内河港的货物吞吐量不到湖北、安徽的三分之一,仅相当于江西吞吐量的60%左右。

  长期以来,湖南省经济中心与水运枢纽之间一直存在错位——长江沿线最早开放的八个港口之一。岳阳港是湖南省重要的外贸平台,但湖南省外向型经济的产业布局主要在长江(沙州)(湖南)滩。

  长沙有缺乏良好的港口,岳阳有缺乏良好的港口,这使得两者都很难做大做强。之前发布的《关于实施加强省会战略支持长沙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若干意见》)提出,要更好地融入长江经济带。

  姜作斌认为,长沙北的想法是借鉴安徽省巢湖市11年前的做法,使合肥城市发展的主轴向东,从而大大缩短与长江的距离,成为沿江城市。

  然而,在行政区划调整政策收紧的情况下,从内河城市到沿江城市,原始抄袭作业显然是不现实的。长沙如何实现梦想?

  一,差距

  湖南苦水运气不强已久,坐拥黄金水道区位优势,却未能发挥应有的作用。

  与同属于长江中游的兄弟省份湖北相比,湖北省的长江内河港口主要有武汉、荆州、宜昌、黄石四个,湖南主要有长沙和岳阳港两个。根据交通运输部的数据,2021年,湖北省内河港口的货物吞吐量达到4831万吨,湖南省14094万吨,不到前者的30%。

  去年,湖南内河港货物吞吐量在长江经济带10个省(主要是沿海港口的上海除外)中排名第七,在长江中下游6个省中排名最后。

  其中,江苏吞吐量位居榜首,湖南吞吐量超过20倍,重庆吞吐量位居第6,也超过湖南5000万吨。

  长沙港的运力在长江中下游六个省会城市中排名垫底(南京、杭州、合肥、武汉、长沙、南昌)。

  在南昌,长沙的货物吞吐量还不到一半,只有隔壁武汉的一个零头。

  据交通运输部最新统计,今年1~5月,长沙货物吞吐量累计达610万吨,而武汉、合肥、南昌分别达5374万吨、1795万吨、1250万吨。从增长速度上看,长沙同比增长12%,略高于11.6%的合肥,不及武汉、南昌。

  即使在湖南省,在岳阳和湘潭之后,长沙港口的货物吞吐量也只排在第三位。其中,岳阳作为湖南唯一的沿江城市,去年货物吞吐量达到8957万吨,是长沙的五倍多。

  湖南急需黄金港。港口在整个交通系统中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作为水路运输的节点,是各种运输方式的转换场所。

  以下一个湖北为例,它拥有长江中上游最大的内河港口阳逻港,以及从武汉到上海洋山港的江海直达航线。它实现了每周7次航班的固定航班,集装箱可以在到达港口后立即送达;武汉至日本和韩国的江海直达航线相继开通,从武汉阳逻港开始,江海直达航线已达到四条。

  目前,湖北还建立了武汉港口国家物流枢纽,建设了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建设了一个连接东西、辐射全国、连接国际的武汉枢纽。

  二,解困

  湖南有更深的计划,同时追赶差距。

  今年4月13日,湖南省党委和省政府发布了《关于长沙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若干意见》。这并不是长沙在2017年提议在2018年全面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愿望。

  对被列为国家中心城市的省会城市进行了梳理,实施了枢纽战略。例如,广州计划建设全球交通枢纽、武汉和郑州建设国际综合交通枢纽,这些都意味着赢得枢纽的人赢得世界。

  今年年初,交通运输部和国家铁路局联合发布了十四五现代综合交通枢纽体系的发展计划,这是第一个特殊和系统的工作部署综合交通枢纽的发展在国家层面的五年计划。其中,长沙被列入国家综合交通枢纽城市建设名单。

  就行动而言,长沙不可或缺的一环是打造通江达海的内河港口。

  根据长沙市《关于加快建设国家综合交通枢纽中心的实施意见》,将推进湘江一级通道建设,探索共建虞公港,加强与城陵矶港、虞公港联动的霞凝港区、铜关港区、靖港港区;

  《意见》还明确,支持湘江新区大力发展港口经济和先进制造业,依托于公港建设湘江新区港口生产一体化区,提高通江到海的能力,促进长沙北拓更好地融入长江经济带。

  为什么虞公港如此重要?

  公开资料显示,余港位于湘江入洞庭湖与湘元荔四水交汇处的岳阳市湘阴县三塘镇,是国务院批准的区域性港口和物流基地,根据长株潭两型社会建设总体规划确定。

  它是世界上通用港口辐射城市的最佳距离,距长沙航空电气枢纽59公里,下城陵矶三江口87公里,距长沙货运中心50多公里。

  另一项研究表明,余港仍然是唯一一个在自然条件下建造5000吨码头的港口地址,没有经过湘江大规模的航道改造项目,具有长沙港和铜官港无与伦比的优势。

  也就是说,虞公港建成后,相当于将长江黄金水道延伸到湖南内陆近百公里,直接成为湖南地理条件最优越的内河口岸。

  因此,近两年来,湖南和长沙省市层面频繁到虞公港进行调研调研,探讨共建联动、协同发展的有关问题。

  从当地角度来看,余港码头可以弥补长沙水运的不足,弥补长株潭地区远离城陵矶港的不足,促进长株潭城市群与长江经济带的无缝对接。这是实施强省会战略的重要环节。

  在此基础上,想法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将长沙港向北迁至湘阴余公港50公里,或将余公港建设为长沙北港。通过大力支持长沙北,重建发展格局,尽可能缩短与长江的距离,建设大通道通江达海,建设准长江城市。

  姜作斌认为,新的长沙港口建设使长沙和湘江新区有一个大码头,可以直接通过河流到达大海。长沙可以大大刺激长沙的省会功能,提高长沙的城市地位,彻底改变长沙在中国一线城市和国内外航运行业的地位,从湘江核心城市扩展到长江周围的洞庭湖核心城市。

  三,协同

  然而,仍有许多问题需要从设想提出到真正落地。

  对于湖南来说,在虞公港的背后,涉及到的问题是长株潭地区与岳阳之间如何协同发展,岳阳是以长沙为核心的省级副中心城市。

  长沙作为内陆省会城市,迫切需要突破开放不足的突出短板,才能在新一轮的区域竞争中脱颖而出。

  随着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成为国家战略,长江沿线港口在地方经济发展中的作用越来越突出,突破北方的地理约束,实现从湘江核心城市到长江周边洞庭湖核心城市的转型,可能成为长沙解决问题的关键。

  在岳阳,虽然在长江附近拥抱洞庭,但由于远离腹地等原因,长期以来一直面临着有良港缺运的尴尬。

  岳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刘晓英曾指出:就目前岳阳经济的总量和结构而言,引领湖南全面融入长江经济带的发展是不够的。,岳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刘晓英指出,促进湖南融入长江经济带的大逻辑是长沙的经济优势和区位优势。

  两地不断推进。去年11月,长岳协同发展交流座谈会召开,长沙市委书记吴桂英提出加强水运设施互联互通,携手推进港口合作、湘江通道升级和长江黄金水道建设等三点加强两地交流合作的希望。

  在今年3月发布的《长株潭都市圈发展规划》中,还提出要规划和推进长株潭组合港,有序推进码头位置建设,逐步形成优势互补、分工合作、错位发展的综合港口体系。加强长株潭港与城矶港的联系,探索和推进长株潭飞地港的建设。

  目前,这是一个风口。国家十四五水运发展规划明确。到2025年,将新增2500公里的国家0公里,基本连接内河主要港口;到2035年,将基本建成安全、便捷、高效、绿色、经济的现代水运体系。

  在机遇期间,姜作斌还提出了一个更远的想法:从长远来看,我们可以加快湘桂运河的示范和建设,通过湘江联通珠江航运区,连接即将开工的广西平陆运河。届时,湖南南部和北部通道将全面连接,通往河流和海洋的红利将进一步释放。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